4月8日,住建部約談廣州合肥等5城的消息登上社交平臺熱搜榜。據新華社報道,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副部長倪虹8日約談廣州、合肥、寧波、東莞、南通等5個城市政府負責人,要求充分認識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的重要性,牢牢把握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定位,不將房地產作為短期刺激經濟的手段,切實扛起城市主體責任,確保實現穩地價、穩房價、穩預期目標。

  約談背后,是這五個城市房價上漲明顯,且存在炒房現象。貝殼研究院首席市場分析師許小樂表示,調控已經從一線城市向二線城市乃至熱點的三四線城市轉移,哪里上漲,調控就在哪里。同時,政策越來越清晰,反應的速度越來越快,有利于把房價上漲勢頭遏制在萌芽狀態,保持房地產市場的預期平穩。

  從“督導”到“約談”,調控定性趨嚴

  根據新華社報道,倪虹指出,要加強實施效果評估,及時完善相關政策,增強調控的針對性、實效性。城市政府要增強工作的積極性、主動性,緊盯新情況新問題,及時采取針對性措施,精準調控,堅決遏制投機炒房,引導好預期,確保房地產市場平穩運行。

  倪虹還指出,要完善人口、土地與住房聯動機制,加強與人口落戶、義務教育等相關政策的統籌協調,強化二手房交易管理,提高房地產市場調控的系統性、整體性、協同性。

  根據新華社報道,5個城市表示,堅決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認真落實城市主體責任,密切監測市場變化,對苗頭性、傾向性問題果斷出手,確保實現穩地價、穩房價、穩預期目標。據了解,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已將東莞、南通市列入房地產市場監測重點城市名單。

  對此,易居研究院智庫中心研究總監嚴躍進認為,住建部約談5個城市政府負責人,明確切實扛起城市主體責任的導向。此次政策說明,重點城市穩房價工作常抓不懈。

  嚴躍進進一步表示,此次約談受市場關注還在于,除了三個一二線城市即廣州、合肥和寧波被約談外,東莞和南通這兩個地級市也被約談,說明三大都市圈周邊的重點地級市近期有炒房的現象,依然需要積極管控。另外,此前杭州、無錫、成都和西安的政策管控,是用“督導”一詞來表述的,而此次用了“約談”一詞,進一步說明調控定性趨嚴,各地政府在調控方面不得馬虎。

  5城市約談背后,房價上漲明顯

  廣州、合肥、寧波、東莞、南通等5個城市為何被住建部約談?這與背后的房價上漲不無關系。

  對于廣州,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21年1月,廣州新建商品住宅價格環比上漲1%,二手房價格環比上漲1.4%,均在70城中排名第2位;2月,廣州新建商品住宅價格環比上漲0.9%,二手房價格環比漲幅1.0%,均在70城中排名第3位。

  合富研究院統計數據顯示,3月小陽春,廣州一、二手住宅總體持續復蘇,其中一手住宅成交熱度回升至去年12月水平(合富研究院監測80代表樓盤成交),二手住宅全市網簽4454套,高于去年下半年月均水平,交投活躍。

  對于合肥,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21年1月,合肥新建商品住宅價格環比上漲0.9%,70城中排名第4位;2月,合肥新建商品住宅價格環比上漲0.6%,二手房價格環比上漲0.8%,漲幅均高于70城中另外兩個長三角副中心城市南京、杭州。

  此外,根據相關數據統計,2021年3月,合肥市區共網簽住宅5327套,環比上漲30%,同比上漲24.1%;合肥市區最新庫存量為23498套,環比下跌7.6%。

  再看寧波,二手房價上漲明顯。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21年2月,寧波二手住宅價格環比上漲0.7%,70城中排名第6位;同比上漲10.1%,70城中排名第2位,僅次于深圳。

  東莞方面,根據中指研究院統計數據,2021年3月,百城房價中,新建住宅價格同比上漲的城市個數為85個,東莞同比上漲11.11%,漲幅居前。二手房價格方面,同比上漲的城市個數為65個,包括東莞、深圳等6個城市,同比漲幅超過10.0%。

  諸葛找房數據研究中心分析師陳霄表示,近期以來,以部分一線和熱點二線城市為代表的房地產市場熱度攀升,尤其適逢3月傳統小陽春,部分城市出現過熱現象,此前合肥等城市已經陸續出臺調控政策穩樓市。本次住建部約談,并且強調密切關注政策實施效果,體現了對于熱點城市的重點關注,并且在因城施策的原則下,更加著重對政策實際實施效果的關注,體現了政策的針對性和實效性。

  廣州、合肥4月相繼加碼樓市調控

  事實上,4月份以來,廣州、合肥等城市相繼出臺樓市調控政策,對穩定市場起到了一定作用。

  4月2日,廣州發布《廣州市人民政府辦公廳關于進一步促進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的意見》,從地價、樓價與監管等方面做出明確規定,著力穩地價、穩房價、穩預期,促進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

  其中,廣州新政中,人才住房滿3年方可轉讓、定價過高項目或無法取證等政策內容引人關注。嚴躍進認為,把“人才優先購房”和“防范炒房”兩項工作進行了結合。這對于積極導入人才資源,同時防范各類炒作現象都有積極的作用,有助于打擊“假人才真炒房”的現象。這也在很大程度上堵住了廣州這兩年人才導入中的漏洞。

  三天后的4月5日,合肥發布《關于進一步促進我市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的通知》,涉及學位制、二手房限購、熱點樓盤“搖號+限售”等八條政策,并明確不低于30%比例的房源用于剛需購房。

  其中,在學區房方面,合肥新政指出,在執行合肥市現行義務教育招生入學政策基礎上,實行同一套住房,6年內只能享有學區內小學1個學位,3年內只能享有學區內初中1個學位,多胞胎、二孩等符合法律法規規定情形的除外。在業內人士看來,多城樓市熱與學區房炒作不無關系,類似政策出臺打擊了學區房炒作的現象,具有積極意義。

  此外,合肥新政還擴大限購范圍,限制合肥市2套住房以上的戶籍家庭認購二手房、暫停企業購房資格、司法拍賣房納入限購范圍。針對熱點樓盤,合肥新政還加強房源信息公開監督,對登記購房人數與可售房源數之比大于(含等于)1.5的熱點樓盤,均應實行搖號銷售,且搖號所購房源限售3年。

  而在3月份,合肥也已多次出手打擊樓市亂象,諸如出臺二手房網簽新規、約談11家重點房地產開發企業及4家重點房地產經紀機構負責人、約談了惡意炒房的業主等。

  “此次五個城市被約談后,勢必后續會強化政策管控。” 嚴躍進表示,從近期此類城市市場熱點看,哄抬區域市場投資價值、捂盤惜售等現象依然比較明顯,同時二手學區房方面炒作較多,所以預計近期會有各類購房政策收緊和購房秩序的檢查。

  新京報記者 段文平